首頁>>尚風節日

阿拉伯人婚禮 馬虎不得的大事
結婚在阿拉伯人眼中是絲毫馬虎不得的大事。我在外學習工作期間曾多次參加阿拉伯人的結婚儀式,大體上說,阿拉伯人的婚姻要經過問親(求婚)、定親和舉行婚禮三步驟。 接受禮物表示同意求婚 在不同的阿拉伯國家,求婚的具體方式不同:約旦的方法別具一格,男方家往往請當地有名望的長者前去女方家求婚。長者到女方家后對姑娘的父親說:“我們想喝你們家的咖啡。”如果對方不接話茬,或者顧左右而言他,說明求婚無望。若對方回答:“好啊,我們一起喝吧。”表示求婚成功。 在摩洛哥阿特拉斯山區的柏柏爾人居住地,有“新娘市場”。每年9月,那里都要舉行“穆塞姆節”,即圣徒紀念日,也是求偶盛會。期 間,女方家長或親戚領著準備出嫁的女子來到市場,小伙子們睜大眼睛悉心挑選自己的意中人。女子的打扮各不相同,待字閨中的少女穿著鮮亮,戴面紗,披圓形頭飾;準備再嫁的寡婦則身著肅穆,戴面紗,但披的頭飾是尖頂的。求偶的男子可以主動與女子搭訕,如果女子對他中意,就允許他握住自己的手。 隨后,由負責人在帳篷里為彼此中意的男女填寫結婚申請表,由摩洛哥政府授權的代表簽字后,婚姻正式生效。 定親前念一段《古蘭經》 不同的阿拉伯國家,定親方式也有差別。在約旦,訂婚時通常要有伊斯蘭教的教長在場,女方的父親把手按在未來女婿的手上,并用手帕蓋起來,然后說:“你的妻子是我的女兒。”教長聞言便問女孩是否愿意離開父親成為這個小伙子的妻子,女孩說愿意,就算完成了訂婚儀式。 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等地,訂婚前,姑娘要一個人躲在房子里虔誠地念上一段《古蘭經》,以求安拉寬恕她離開養育自己多年的父母,即將撲入愛人的懷抱,并求安拉保佑自己日后諸事順利,大吉大利。訂婚一般在女方家舉行。訂婚的主要內容是商定彩禮的數額、首飾的多少,定下結婚的具體日期等。 訂婚分簡繁兩種,簡單的只有雙方男家長參加,繁雜的則由雙方的全體家庭成員參加,并邀請教長、名人或鄰居作為證婚人出席。講究的訂婚還要舉行隆重的儀式,其熱鬧程度不亞于隨后的正式結婚儀式。訂婚后,結婚儀式便進入倒計時。女方趕制嫁妝,男方準備彩禮和結婚用品。在毛里塔尼亞農村,人們盛行以胖為美。女子訂婚后,開始想方設法將自己養胖,大量吃糖、奶酪、黃油等高熱量的食品,甚至一段時期內不活動,爭取在形體上令心上人滿意。
里塔尼亞--專搶肥新娘
摩爾人是毛里塔尼亞的一個主要民族,他們的婚禮更是獨樹一幟。 長期以來,女兒的婚事都是由當母親的做主,當父親的不能干預。一位小伙子看重了哪位姑娘,他的母親便會帶著禮物到姑娘的母親那里去提親,姑娘的母親如果同意,婚事當場便商定下來。 在摩爾人眼里,只有腰身粗、脖子短、臀部突出、乳房高聳的新娘才是公認的美人。因為肥胖的女人是財富的象征。若哪家小伙子娶了肥胖超群的妻子,其婚禮必然異常隆重,許多人都會不辭辛勞從遠道趕來,一睹新娘的芳容。 事實上,為了造就“美嫁娘”,做母親的總是競相研究肥胖之道。富貴人家的女孩子,從七八歲開始,每日都要由女仆人用油脂抹在身上,喝羊奶,吃富含脂肪的食物,很少參加戶外活動。普通人家的女兒每天也要遵照父母的安排喝下大量的駱駝奶。除此之外,女孩子幾乎每天還要定時脫去衣服在軟沙上轉動打滾,據說這樣可以將身體上凹凸不平的地方磨平,成為只見肉不見骨的胖閨女。 婚禮時,新郎新娘的結婚服裝具有濃厚的民族色彩。新郎身著嶄新白色或藍色的肥大長袍,頭上纏著一條長達三米多的白色頭巾。新娘則穿著色澤鮮艷的花裙子,頭上纏著同裙子一樣顏色的布圍巾。 婚禮結束后,新婚夫婦在一起共同生活一個星期,便各自返回自己父母身邊去。兩個月后,再共同生活幾天,隨后再分開。就這樣反復循環,前后持續兩年時間。兩年后,新郎同親朋好友一道,牽著數頭駱駝來到新娘家,將新娘接回去。從此開始互不分開到夫妻生活。 毛里塔尼亞人的婚俗之所以這樣,是有一定的淵源的。在過去,毛里塔尼亞人結婚都很早,通常女孩十多歲就出嫁了。新娘還是個孩子,婚后每隔幾天就要回到娘家,將新婚遇到的各種事情講述給母親,母親則仔細教導她如何做個好媳婦,伺候公婆,照顧丈夫。兩年后,新娘長大成人,能夠獨立處理家事了,便離開母親,新郎新娘分居兩地的生活也就結束了。
瑤族的婚戀習俗
一夫一妻制 由于瑤族內部支系不同,婚姻文化也千差萬別。但一夫一妻制是各地瑤族基本的婚姻制度。瑤族青年男女到了一定的結婚年齡他(她)們或父母就會通過恰當的方式選擇伴侶。 婚前自由戀愛 瑤族男女婚前有充分的社交自由。他們一般通過生產勞動、節假日、參加婚禮、走親訪友、趕集等活動來結交彼此心愛的人。有的求愛方式還很有特色,如有隔窗對唱、吊樓談情、圩日擇侶或傘下相會等。廣東連南縣的八排瑤盛行隔窗對唱。當地瑤家姑娘的臥室之前或之后一般都開有一個求偶的窗口,到了三更半夜未婚的小伙子點著火把或打著手電筒前來尋找姑娘對唱。不論小伙子來自遠或近,相識或不相識,姑娘們都不會輕易打開房門。小伙子只站在窗外,與窗內的姑娘對唱,即自報家門,敘述身世,傾訴愛情。如通過對唱,彼此情投意合。小姑娘則把門打開,引情郎入室與父母見面,并熱情招待,定下終身。 吊樓談情的求偶方式盛行于廣西金秀瑤山的拉珈瑤地區。這一地區的住房往往在主樓外設有一個吊樓,這一吊樓是專門給姑娘居住、繡花或談情說愛的。小伙子晚上去找姑娘談情說愛時,得從樓外往吊樓上爬;如果姑娘有意,她自然打開樓門,笑臉相迎,并拉小伙子一把。否則小伙子就會吃閉門羹。圩日擇侶,即每逢圩日(有的地方每隔三天為一圩期)青年男女相互選擇自己的意中人。 廣西南丹縣白褲瑤許多未婚男女青年,在圩日這一天穿著鮮艷的民族服裝到圩場去尋找自己心中的“目標”;也有的成群結隊地聚集于街頭巷尾,選擇自己的意中人。 白褲瑤青年男女求偶,女方要比男方主動。當女方看到意中人時,就主動向對方唱歌求愛,而且方式與眾不同,他們雙雙對對面對面地站著,僅半尺之距,悄聲而唱,情語綿綿,當唱到一定的時候女方就出其不意地奪走男方隨身攜帶的雨傘、手鐲或腰帶之類物品,歡喜而逃,女跑男追,直到山野的僻靜處才停下;如果男方不樂意與女方深交的,也出其不意地從女方手中奪回自己的物品而分道揚鑣。如果女方有情,男方也有意,女方則把男方領到家里留宿數日,由女方父母考察其為人和勞動態度。如果女方父母覺得滿意,男女雙方就可以互相交換信物,表示后會有期。一般女方給男方贈送的是煙袋,男方給女方贈送的是銀手鐲或紅絲線等。但這還不能算是訂婚。訂婚或者結婚還得經父同意。 傘下相會,是云南勐臘縣的金門瑤談情說愛的一種方式。即青年男女互相約定好時間、地點,到時大家聚集在一起進行對唱。對唱時,女方常常是把小陽傘遮著自己臉面。男方只聽其歌而不見其面。當雙方唱得情投意合時,男方才可以掀開女方的陽傘,雙方就在傘下傾訴各自的情懷。如果鐘情的,則互相贈送銀手鐲、腰帶、挎包或絲線等禮物。再經一段時間的交往,感情至深,志同道合,則山盟海誓,而且女方還在男方的手臂上咬上一口,留下傷痕,表示對男方的愛慕和忠貞。 訂婚 青年男女雙方經過一段時間的交往之后,雙方情投意合,就分別轉告自己父母。由男方父母請媒人帶上彩禮,即酒、肉、雞或訂金,前往女方家舉行訂婚儀式。訂婚的內容主要是征求女方父母同意不同意姑娘與小伙子結為夫妻,要不要收身價錢,并商定辦婚事的大致時間。訂婚儀式告成,就由男方選擇吉日良辰舉行婚禮。 婚禮 瑤族婚禮有繁有簡,形式多樣。廣西金秀拉珈瑤和花蘭瑤的婚禮最為簡樸。結婚時,男女雙方都不請客,不送財禮,也不敲鑼打鼓,更不燃放鞭炮。同時,女方既不請客,也不做嫁妝,而且結婚儀式是在夜深人靜時舉行的。也就是在接親那天晚上天黑時分,男方派幾個女青年帶上五斤豬肉、五斤酒和五斤大米,悄悄地到女方家去。女方的家人與接親者同桌吃一餐便飯,就點著火把將新娘接到男方家去了。男方家人三更半夜與新郎、新娘和接親者及幾個近親的長輩同桌吃一餐便飯,婚姻大事即宣告結束。 在廣西三江縣,老堡、文界一帶地區的紅瑤青年男女結婚儀式更是獨特。他們是背著女方父母互許終身、締結婚約、舉行結婚儀式的。婚禮過后才派人同新郎、新娘帶上兩只雞和十二斤喜酒前往女方家報喜,并賠禮道歉。女方父母只好默認這門親事。實際上,女方父母不是絕對不知道,只不過是一種婚俗罷了。他們婚后,妻子“不落夫家”。每逢年過節或農忙時,丈夫才去接妻子回家住上幾天。之后又返回娘家去了。等到妻子有了身孕,產前才到夫家生活。 拜堂儀式,在勉瑤中尤其盛行,且隆重。即結婚之日,男方派數位男女到女方家接親;女方也派數位男女送親去男方家。 拜堂之夜燈燭通明,堂屋擺著數張長方形筵席,親朋滿坐。新郎和新娘穿著民族傳統盛裝,新娘頭一蒙著一塊四方形的瑤錦,新郎和新娘站于廳堂中央(男左女右),面向神臺,由司儀主持一十二跪拜禮。跪拜的主要對象是:拜祖父母,拜父母,拜叔叔伯伯和兄弟姊妹等。按輩受禮,逐一進行。每拜一位都要行一十二次跪拜禮。并給以敬酒。金門瑤接親要唱“攔路歌”,當男方派10余位男女到女方家接親時,要唱十幾輪“攔路歌”。當接親隊伍把新娘接回新郎家時,得舉行進門、合婚、認親等儀式。第三天新娘和新郎則一起“回門”。在新娘家住上一個晚上,又返回新郎家生活。廣東連南縣八排瑤當新娘出嫁時,由先生公為新娘念瑤經、朗頌吉利語,由新娘的親嬸、親嫂幫新娘梳妝打扮;新娘出門時,倒著穿草鞋走。 入贅 瑤族有“女大當婚,男大當嫁”的習俗。如在勉瑤或金門瑤地區,當女子達到結婚年齡時,凡不愿出嫁的則留在家里娶女婿;有的男子長大了,不愿在家娶媳婦的,也可以出嫁到女方家去。男子出嫁到女方家以后,所生子女的姓名,第一個隨母姓,第二個則隨父姓。屬多子女的,則以此類推。男女雙方各自都有與自己同姓的子女送終接代,承頂香火門第。男子如是孤兒或被收買到女方做女婿的,男方得更名換姓,即改隨女方姓氏。所生的子女也全隨母姓。男方如果是獨生子,嫁到女方以后,家里無其他人照料父母雙親時,則采取“兩邊走”的形式。即男女雙方都有流幫助父母勞動之責,都有承擔贍養雙方父母義務,也都有繼承雙方父母財產的權利。因此,獨生子女出嫁后,父母也無后顧之憂。 由于瑤族社會既有男婚女嫁,也有女婚男嫁的習俗,所以對于生男還是育女,皆一視同仁,決無重男輕女或重女輕男的現象。 離婚與再婚 歷史上,瑤族婚后,夫妻關系比較穩固,離婚并不多見。寡婦再婚,也不受歧視。  ;
病態婚俗之典妻
病態婚俗 愚昧總是衍生出愚昧的變種。 而貧窮所造成的無數農業社會的野哭哀歌,使你幾乎要把它看成是有關“洪荒遠古”的記憶。作為活生生的農村現實,大量的病態婚俗仍殘留著。出典妻子、交換親緣、為已死的靈魂娶配偶、指腹為婚、娃娃定親、童養媳等。它們所表現的驚人事實和離奇情節,在山西一些貧窮與偏僻的廣袤鄉野上并未絕跡。 出租妻子 出租妻子這種習俗在過去叫做典妻、租妻,歷史上廣泛流行于浙江、福建、甘肅、遼寧和山西。遼寧叫搭伙,甘肅曰僦妻,在山西被稱作掛帳,百姓也有叫“拉邊套”的。80年代文壇上涌現的具有深刻批判現實主義精神的“尋根小說”,有意無意地暴露了類似驚人的事實。出租妻子是一種病態的婚俗形式,簡而言之,就是丈夫把妻子出租給需要老婆的人。時間長的叫做典妻,時間短的稱租妻。《全國風俗大觀》記述:“貧苦之家蓄妻不得溫飽,可以租之于人,共訂合同,半載或一年、三年,以本夫之需索,以定時期之長短。期滿則退回而已。” 出租妻子是正常婚姻的變種,是買賣婚姻赤裸裸的變態。它是將女性生殖能力作為商品出租、典當以換取金錢的交易,用經濟學的語言表述,這是對妻子使用權的出讓。因此,這種對妻子的出租、典當就具有了商品交易的色彩。在民俗中,出租妻子一般都有媒證,有契約,契約上通常要寫上出典的價格、年限以及在出租期間內不得與原夫同居,所生子女應歸受典者等關鍵條款,時間有一至二年,也有三至五年者,由租金的多少而定。契約一式兩份,一份交給出資者,一份交給出人者。租妻入門后,以薄酒謝媒,不舉行儀式。 出租妻子所生子女有繼承權者,必須宴請親友及長者獲得認可才算有效。租典之妻無論從法律上還是在習俗中,都與其原配丈夫保持所有權及婚姻關系,租典期滿之后仍可恢復正常的夫妻關系。 租妻習俗在宋元時代就已流行,沿至明清。馮夢龍《壽寧待志》載,或有急需,典賣其妻,不以為諱。或賃與他人生子。歲僅一金,三周而滿,滿則歸迎。典夫之寬限更券酬直如初。亦有久假不歸遂書賣券者。雖然朝廷與法律都對此陋俗予以禁止,如《明律戶婚婚姻》規定:凡將妻妾受財典雇于人為妻妾,杖八十。《清律輯注》也解釋說:“必立契受財,典雇與人為妻妾者,方坐此律。”但習俗卻禁而不止。 租妻也稱不上是一種婚姻形式,既不同于納妾,也不同于尋花問柳的嫖妓。它不僅僅是文明社會的悲哀,重要的它是貧困的社會產物。 因為貧窮,有人養不起妻子兒女,愿意將老婆出租給別人,獲取他所需要的金錢;也是由于貧窮,有人娶不起妻子,又希望有個兒子以傳宗接代,所以就花一些錢租一個妻子生兒育女。租用別人妻子的人,有的是中年喪妻而又無力續弦者,有的是有妻不能生育者,于是與他人訂立契約,占有其妻。還有因殘疾或喪失生育能力者被迫出租妻子,由租用妻子的男人養家糊口,所生子女分屬兩個丈夫之名下。
傣族婚俗--從妻居
傣族青年男女結婚,一般實行從妻居的習俗,即男到女方家上門,因此婚禮主要在女方家舉行。婚禮開始前,新郎新娘先要到佛寺去拜佛,祈求吉祥幸福,白頭偕老。 舉行婚禮這天,男方家派出的親朋好友到女方家參加婚禮的人特別多。他們陪著新郎,一路敲著象腳鼓和芒鑼,喜氣洋洋地來到女方家,沿途還鳴放鞭炮和鳥銃,以增加喜慶氣氛和驅除邪魔婚禮首先從女方家的門口開始:在地上鋪一條花毯,在上面擺一張小供桌,桌上擺放著鮮花和果酒。新郎和新娘穿著漂亮的民族服裝,并排坐在花毯前,請和尚念經。念完后,和尚用彩色絲線分別束在新娘和新郎的手腕上,以示祝福。接著,男方要走進女方的家,這需要經過幾道關卡:一是到門口時,竹門已比關閉,男方需放鞭炮、付禮錢,門才打開讓男方通過;二是登竹樓時,男方被女方的人阻樓,男方需付禮錢才能登樓;三是進了屋后,新娘被藏起來,見不著新娘。男方需付禮錢和敬酒,幾番懇求,幾經周折,新娘才被送出來。這一系過程包含著考驗新郎的意味,充滿了歡樂和喜慶的氣氛。 接下來是舉行拴線儀式:在竹樓的堂屋里擺上一張小桌,上面放著兩個用芭蕉葉做成的圓錐形帽子,下面放著煮熟的雌雄雞各一只。桌上還放有男方送給女方的禮物,如衣服、筒裙、銀褲帶、手鐲等。此外放著糯米飯、紅糖、芭蕉、鹽巴、白線等。拴線儀式開始,新郎新娘排跪在婚禮桌前,接受老人的祝福和來賓的祝賀。接著由主婚人致賀詞,在座的人們都要伸出右手搭在桌子上,低首聆聽賀詞。賀詞完畢后,新郎新娘每人從桌子上扯下一團糯米飯,在酒里蘸一蘸,然后點雞、鹽和白線等物,每人需連點三次,點完后雙把飯團放回桌面。 這時,主婚人拿走桌上一根較長的白線,分別拴在新郎新娘的手腕上,祝福新婚夫婦幸福吉祥,生的兒子會犁田、蓋房,生的姑娘會織布、栽秧…… ; 拴線后,桌上的一只雞獻給主婚人,另一只雞拿給小伙子們去分吃,預祝他們早日找到心愛的姑娘,也來幸福地拴線,其余的東西全部放在新婚夫婦的帳子邊,過了三天才能吃。 拴線吉束后,便開始宴請賓客。席上的菜肴多帶有傣味特色,其中有一腕是生血加料血燉,以象征著婚姻的吉祥。席間,。新郎新娘要殷勤地向賓客敬酒,賓客也會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要新郎新娘回答,有的則要求新郎新娘表演節目等,不時逗得大家開懷大笑,氣氛熱烈而活躍。 第二天天亮前,新郎要返回父母家,到晚上才回妻家。第三天,男方母親挑著涼米粉等東西來女方家認親戚,并分別向各親友送涼米粉一塊。婚后第五天,新郎新娘又挑著涼米粉來到男方家認親戚,同時也分別送親友涼米粉一塊,親友也要向新娘贈送禮物。到此,整個婚禮才算結束。 結婚后,男方一般要在女方家住滿三年,然后才能攜妻回到男方家住,在男方家住滿三年后,又可以回到女方家住,即所謂“三年去,三年來“。直到夫婦二人蓋起自己的房屋,經濟能獨立后,才離開雙方父母建立起自己的小家庭。隨著時代的發展,現在新郎新婚結婚后即蓋起自己的房屋、建立起自己小家庭的已不少。 傣族結婚后,夫妻恩愛,感情融洽,離婚的極少,如離婚,由提出離婚的一方遞給對方一對臘條,或雙方拉一塊白布從中剪斷,從此便恩斷義絕,算離婚了,如夫妻中一方死去,不論年齡多大,也要舉行離婚儀式;生者用一根棉線拴在死者的棺材上,出殯時由一老人用刀將線割斷,生者和死者便斷了夫妻關系。
哈尼族婚俗
哈尼族奉行“同姓不開親”的原則,同一血緣關系的兄弟姐妹嚴禁婚配。一夫一妻是哈尼族的基本婚姻制度,而紅河及內地則允許一夫多妻,墨江等地實行姑舅表優先婚姻。哈尼族離婚也較簡單,一般只要交還出聘禮和象征婚姻的海貝即可,男方提出離婚則不必退還聘禮。男女青年婚前享有自由社交的權利。 生活在墨江一帶的哈尼族,新郎在表兄弟和同齡伙伴的陪同下前去迎親。到了新娘家后,要拜見岳父岳母,并經岳父岳母同意才能娶走新娘。新娘離家的時候痛哭不止,這就是哭婚的習俗。新娘在弟妹和親友的陪同下,一路哭到新郎村寨門口才停止。送親的隊伍則挑著背著嫁妝,一直送到男方家。嫁妝通常有箱柜、衣服、被褥、農具等,還有糯米飯、染成紅、黃、白三色的幾大摞糯米粑粑。嫁妝中還必須有舅舅送給新娘的一件蓑衣,一只巴籮,弟弟送給新娘的一根手鏈和一根背帶。這些東西要沿路讓人看清楚,以顯示其富有和華麗。一路上嗩吶聲不斷,逢村過寨還要鳴放鞭炮。無論天氣如何,新娘都要打一把花傘。 在紅河一帶,男方要請一對父母兒女都健在的中午男女去迎娶新娘。新娘家則盛情款待娶親者、親朋好友以及村寨中的長老和歌手。迎親者在娶親儀式上要當眾交出三枚小貝殼作為娶親的憑證。經過精心梳妝的新娘在女伴的陪同下,挽著盛有衣物的花竹籃或挎著筒帕,傷心地哭泣著離開了娘家。出了新娘家門后,迎親者要遭到村寨中姑娘和小伙子的鞭打,只準挨打,不準還手,直到出了村寨門才停止。這時候,新郎早已領著一群小伙子在半路上等候,看見新娘到來,就立即點起三把松明火,并排置于路的左邊、中間和右邊。同時在路的左右兩邊分別插上一根金竹、兩根金竹之間拴一根白絲橫欄在路上。新娘過來,跨過火把,扯斷白線,就表示她正式成為夫家的人了,新郎就可以把新娘娶回家。 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的哈尼族,迎親方式是領婚:男方家派出媒人、弟弟或堂弟去女方家把新娘領回來。領婚者到了女方家,新娘卻被女伴藏起來了。領婚者絞盡腦汗地商討對策,不停地與女方家的人交涉,千方百計地要找到新娘。想盡種種辦法,通過層層關卡,最后領婚者終于找到了新娘,又經過一波三折,女方家才同意領走新娘。領到新娘返回男方家的路上,領婚者都要高聲歡唱,以慶賀領到了新娘。 墨江一帶的哈尼族娶到新娘后,要請巫師為新郎新娘祝福并驅鬼,完成這個儀式以后新娘才能進男方家的門。進門的時候,新郎高高站在門上,讓新娘從底下通過,表示女人要聽男人的話;跨門坎時,新娘要右腳先進,左腳后進,這樣以后才能兒孫滿堂,榮華富貴。新娘進家后,首先要用豬頭向灶神和祖先神靈磕頭祭奠。第一頓飯要由婆婆陪同新娘進餐,其他人不能參加。紅河一帶,新娘到了夫家后,先向祖先神位磕頭,再向婚宴上的長者敬禮,接著吃下新郎親自送來的一碗米飯,表示永不變心。在西雙版納,要由婆婆在村口為新娘穿上白色裙子,然后才能進入村子。 到了男方家門口,男方的已婚姐姐剪下三根頭發,為新娘洗手洗腳,新娘才能進入大門。婚禮酒宴上,新郎新娘要先吃公雞肉和豬右前腿,然后給賓客一一敬酒。這時,由會唱哈尼調子的老人來祝福新娘頭胎生女兒,二胎生兒子,并勸戒夫妻要和睦相處,白頭到老。婚禮的最后是強迫本村年齡較大而未婚的人吃豬尾巴。   墨江、紅河一帶,新婚之夜,禁止新郎新娘同房,據說同房會導致愛情不長久。由送親的女伴陪同新娘在洞房里說話,或鬧洞房,或請新郎新娘表演節目等。這一夜,新郎新娘要分紅雞蛋、紅糖、糖果、香煙等給賓客吃,以示喜慶。賓客不分男女老幼,都要參加唱歌跳舞,盡情歡娛,通宵達旦。 新娘到了男方家,要舉行一定的儀式,以表示她已成為男方家庭的正式成員和村寨的正式成員。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的哈尼族,新娘要在新婚第二天參加砍柴燒火的儀式。在墨江等地,新娘第二天雞叫時要到河里或穢槽邊去背水,用背回來的水燒火做飯招待客人。新婚夫妻還到地里共種一糖瓜,以象征今后幸福美滿,兒女興旺。紅河、元江一帶,新娘第二天雞叫頭遍去背水時,要撒一把米到井里或河里,表示自己已成了喝這口井、這條河水的人。 舉行完婚禮后,一般要回門。紅河一帶,新娘于第二天隨送親的人們回門,并帶回糯米粑粑等食物分給家人和鄰居、親友品嘗,下午再返夫家。在墨江等地區,新娘于結婚的第二天回門,且一回去就在娘家長住,只有農忙時丈夫來喊才到夫家住幾天,直到生下第一個孩子才到夫家長住。在西雙版納一帶,新婚三個月內,新娘在公公、叔父的陪同下,來娘家回門,并攜帶禮物給娘家,返回時,娘家也贈送禮物給新娘。哈尼族還保留著男方到女方家上門的習俗。這種上門的婚禮比較簡單:由一長者做媒,選定日子帶一壇酒于黃昏時把男子帶到女家。男子隨身攜帶一頂篾帽,一床被子,女方家殺一只雞招待媒人一餐飯,婚禮便告完成。
五色糧送新娘和小伙子們的鬧劇--保安族婚
保安族人結婚時送親的人二、三十人不等,一般男多女少。送親開始時;由新娘家族中年齡較大的一名婦女,左手扶新娘,右手托一盤子,盤里盛著五色糧食(不同品種的糧食──一般是麥、豆、玉米、青稞、小米),并摻有花茶。讓新娘從自己的房門到大門外,退一步,向后撒一把;五色糧食,以示祝福娘家,把吉祥和幸福留給父母姐妹和兄弟嫂嫂。到了門外,新娘騎馬,頭上蓋面紗,身上披一條紅毯子,娶親的和送親的前呼后擁,一道去新郎家了。 在新娘家門不遠的地方,新郎村里的小伙子們等候著新娘和送親客人。等新媳婦和送親客人一到,小伙子們就一轟而上,鞭炮齊鳴,阻擋新娘和送親的客人。這時要讓新娘的哥哥或其他親屬把新娘抱起,從等候地點抱進新郎的大門。抱的遠,表示小伙子們占了上風;近,說明送親的人占了上風。 如果小伙子們阻擋不住,讓新娘和送親客人連人帶馬沖進新郎家門,那就算小伙子們輸了。如此爭倆一陣后,由新娘的哥哥抱新娘入洞房。 這時,雙方小伙子拉出好馬,選擇一塊平地,進行賽馬。 迎親活動過后,客人入席進餐,唯獨新娘缺席,按習慣,新娘是三天不吃男家的飯,而吃娘家送來的飯菜,以示不忘父母養育之恩。 當晚,全村男女都來鬧宴席場。開始,先由年紀小點的小伙子們從主人的大門口高聲喊叫:“特郎味!特郎味!”“歪寸熱歪寸熱!”意思是拿柴草來,一直這樣喊著進人院中,待主人拿出柴草來時,小伙子們在院中燒著一堆熊熊大火。院子四周張燈結彩,火堆周圍放著木凳,火堆旁燒著銅壺熬花茶。 這時小伙子們唱起宴席曲,伴隨著輕盈的舞蹈。老年人圍坐火堆旁,喝著熬花茶。 宴席場一直鬧到午夜。快接近尾聲,村上的唱把式和小伙子們一道從大門外唱著“討喜曲”走來。唱完“討喜曲”,晚會也就結束了。主人拿出紅棗、核桃等招待所有來客,整個婚禮才算結束了。
藏族的天葬、塔葬與火葬
西藏地域遼闊,喪葬的方法多種多樣,主要有:天葬、塔葬、火葬、水葬和土葬。過去,喪式的選擇與每個人的經濟和社會地位密切相關。 天葬,是藏族較為普遍的一種葬俗,亦稱“鳥葬”。信仰宗教的人認為,天葬寄托著一種升上“天堂”的幻想。具體方式是:人死后把尸體卷曲起來,把頭屈于膝部,合成坐的姿勢,用白色藏被包裹,放置于門后右側的土臺上,請喇嘛誦超度經。擇吉日由背尸人將尸體背到天葬臺,先點“桑”煙引起來禿鷲,喇嘛誦經完畢,由天葬師支解尸體。如亡者是僧徒,先在背肉上劃個有宗天葬師與骷髏墻教意義的花紋,接著取出內臟拋于四周,并將骨骸和頭顱砸碎,拌以糌粑。群鷲飛至,爭相啄食,以食盡最為吉祥,說明死者沒有罪孽,靈魂已安然升天。如未被食凈,要將剩余部分揀起焚化,同時念經超度。藏族人認為,天葬臺周圍山上的禿鷲,除吃人尸體外,不傷害任何小動物,是“神鳥”。這種葬法是受釋迦牟尼傳記中的“舍身飼虎”的精神影響,所以直至今日,仍普遍流行。 塔葬,是賢能大德圓寂后的一種高貴葬儀。有名望的活佛圓寂后,除大規模地誦經作法以外,要用水銀和“色拉“香料水、樟腦水、藏紅花水等沖洗腸胃,用樟腦水、藏紅花水等擦拭尸體表面,然后用絲綢包扎,穿上袈裟,置于靈塔之中,將遺體保留下來。每天由侍守的喇嘛點上酥油燈晝夜供奉。 靈塔的種類很多。有金靈塔、銀靈塔、木靈塔、泥靈塔等。靈塔的不同等級,是根據活佛的地位高低而定的。達賴、班禪圓寂后用金靈塔,其他活佛只能用銀、木或泥靈塔。 火葬,是一種僅次于塔葬的高級葬儀。過去僅限于活佛、領主及有地位者。活佛、高僧的遺體火葬后,收其骨灰藏于舍利塔或將骨灰和泥團成雞卵大的泥球,放置于薄棺中,選吉日下葬。葬地一般是固定的,火葬時用特選的木柴,砌成交叉狀,將死者放置于柴堆上“坐定”,周圍用木柴相撐,柴過頭頂后,澆灑油或酒,然后開葬。先從底部四周點火,喇嘛面對坐尸誦經,同時講述死者一生功德,祝靈魂升天,被天堂之神接受。火將滅時,人們分批離開,一般三日后撿拾骨灰存放。此后,每隔七天請喇嘛念經超度一次,共念七七四十九天,喪禮才算全部結束。
尚風節日測試頁10
尚風節日測試頁尚風節日測試頁尚風節日測試頁尚風節日測試頁
民族傳統節日:德昂族
德昂族民間傳統節日大都與佛教活動有關。如:潑水節、關門節、開門節、燒白柴等節日,都要敬佛。 每年農歷三月十五日為德昂族過沙甘節,也即潑水節。 農歷六月十四、十五日為奧瓦薩節,即進洼,也即關門節。 九月十五日為豪瓦薩節,即出洼,也即開門節。開門節時有寺廟的村寨要進行“格聽祭”(慶祝豐收,喜嘗新米之意),有舂新米、煮新飯、做年糕等活動,并要選出兩塊年糕送入本寨的公房(專供全寨祭祀用的房屋),次日全寨開祭,要由本寨里的能工巧匠用竹篾做成小房(傣語稱格聽),內裝年糕,由眾人抬著小竹房到寺廟朝拜。 ;每年臘月初八日為燒白柴,全寨信徒前往寺院聽經,佛寺點長明燈,寺外堆白柴,點火焚之。燒白柴這天,各家要殺雞備酒,全寨共聚一餐,各家還要制作各式糯米糕點,用芭蕉葉包好,蒸熟并隨身攜帶相互贈送,相互品嘗各家的風味,新婚夫妻要帶上加糖的年糕到本寨頭人和長輩家中告拜。 德昂族還有祭家堂、寨神、地神、龍、谷娘等祭祀習俗,其中以祭龍最富情趣。一般選在春季,屆時要殺豬、殺雞,由祭司畫紙龍,眾人叩拜,然后一起飲酒野餐,醉酒后相互打罵,發泄平時相互之間的不滿。此間不許別人勸阻,直到雙方斗得精疲力盡為止,第二天再相互道歉。  ;
喪葬——停尸儀式
中國的傳統喪葬文化非常講究壽終正寢的。在病人生命垂危時,親屬要給他脫穿戴好內外新衣;否則,就是“光著身子走了“,親屬會感到十分地遺憾和內疚。病人在咽下最后一口氣前,親屬們要把他移到正屋明間的靈床上,守護他度過生命的最后時刻,這叫做“挺喪“。 在彌留時刻,死者須穿上壽衣。在北方漢族的習俗里,貼身穿白色的襯衣襯褲,再穿黑色的棉衣棉褲,最外面套上一件黑色的長袍。整套服裝不能夠有扣子,而且要全部用帶子系緊,這樣做是表示“帶子“,就是后繼有人的意思。在死者的頭上要戴上一頂挽邊的黑色帽,帽頂上縫一個用紅布做成的疙瘩,用來驅除煞氣,人們認為這樣做對子孫是吉祥的。如果死者是男性的話,腳上要穿黑色的布鞋,而如果是女性的話要穿藍色的布鞋。壽衣一定要是是傳統的式樣,哪怕改朝換代、時過境遷,平時再也不穿民族的傳統服飾了,等到臨死的那一天,也還得要恢復原來的裝束。因為按照傳統的觀念,人死之后就要去見遠古的老祖宗,如果老祖宗認不出自己的子孫,不讓他認祖歸宗。 在病人臨終之前,家屬必須要給他沐浴更衣。這實際上是給死者進行的第一次化妝整容。但是這樣的的沐浴更衣,已經遠遠超出了服裝本身的物質形式。比如:佤族在為去世的老人穿壽衣的時候,除了穿上死者平時所穿的衣服之外,還要在外面套上一件反過來穿的新衣服。他們這樣做是因為在民族傳統的觀念里,不能把死者平日所穿的舊衣服脫掉,這樣方便死者的靈魂回來認識自己的身體;而他們把后來加上去的新衣服反過來穿,是為了讓死者知道自己已經死了。衣服的正面和反面,和穿衣的單數和雙數一樣,是人們在生與死、陰與陽交接的人生“換屆“中,舉行的最后一次換裝儀式。這種被稱為“反飾“的習俗,是為了改變死者壽衣的穿著式樣,使他的靈魂沒有辦法停留在陽間。同時也有通過反正顛倒來暗喻陰陽兩界的意思,因為在人們的觀念里,陰陽兩界的人對事物的看法也是完全顛倒過來的。壽衣已經成為人們的靈魂觀念中靈魂的一個代碼了。 親屬給死者沐浴,一方面寄托了生者對死去的人的深深的孝敬之情,一方面也有和“壽衣“一樣的象征意義。清洗尸體所用的水一般都是買來的,俗稱為“買水“。它本身是一個可以單獨存在的儀式,就是把“陽水“變成“陰水“的一個轉換儀式。買水用的錢主要是陰錢:燒香、化紙、即紙錢。這種錢只有在陰間才有價值,只能由靈魂享用,而在人間的話只是廢紙一疊。“買水“為死人沐浴的目的除了在于“用水洗 者生前的罪惡,消除死者在生前所犯下的罪孽“外,主要是要讓死者的靈魂知道,這不是在給活人沐浴,而是要讓死者干干凈凈地到達陰間,被祖先所收容。 在對死者進行沐浴更衣之后,親屬要馬上把尸體移到靈床上。同時還要采取一些儀式,把死者的靈魂也引到靈床上去。山東臨沂一帶的習俗,是用一塊白布從梁上搭過來,再用一只白公雞在病床上拖幾下,順著白布從梁上遞到外間屋,在死者身邊走上一圈,然后把公雞殺死,這叫做“引魂“。 在江南的一些地方,如果死者生前做過屠夫,那么他臨死之前,家里人要用一塊大紅布,把他的手包起來,偽裝成被斬斷的樣子,據說這樣做就可以避免在陰間被他宰殺的牲畜咬他的手。同時,家里人還要在死者的嘴里放上一枚銅錢,這叫做“含口錢“。在江浙一帶的農村,還流行給死人燒紙錠、錫箔之類的信物,就是“燒落地紙“。 按照舊時的規矩,在沐浴更衣的儀式結束之后,還要舉行飯含儀式。飯含是指在死者的口中放入米貝、玉貝和米飯之類的東西。這是為了不讓死者張著空嘴、餓著肚子到陰間去受罪,而成為餓死鬼。
撒拉族的婚戀習俗
20世紀80年代前,撒拉族的婚姻制度有自己的特點。首先,曾實行過嚴格的外婚制。外婚制表現在兩個方面:氏族外婚和異族婚,現在仍可看到其遺跡。同一阿格乃(家族)內的男女,嚴禁通婚。同一孔木散(相當于氏族或宗族)之人,過去也禁止婚配,后來禁忌松馳,允許通婚了。 外婚制的另一個表現形式是異族通婚。這一婚姻缺席是由于各民族雜居而形成的。撒拉族自元代遷至循化后,與回族、藏族等民族共同生活,由于本族人數較少,且血緣關系較近,因而不得不與外族通婚。與之通婚的民族主要是回族、藏族和漢族。據民間傳說,撒拉族先民向藏民求婚。藏族同意他們的要求,因宗教和風俗不同,提出一些通婚條件。經過協商,達成協議,允許撒拉族男子娶藏族女子為妻。后來,撒拉族與藏族的婚姻關系一直延續下來。 回族和撒拉族都信奉伊斯蘭教,生活和風俗習慣有許多相似之外,因而相互通婚的也不少。其次,多數家庭為一夫一妻。根據伊斯蘭教教規,多妻家庭畢竟是少數。 撒拉族有早婚的習俗。男女少年便承擔婚嫁的“非爾則”(神圣的天命)。直至1988年,據三個撒拉族村15442人的調查,早婚者占30.64,其中女性占43.62。早婚現象仍較為普遍。撒拉族通行早婚的原因主要由于受伊斯蘭教的影響;二是撒拉族人口少,想通過早婚,加快人口增長速度。 男子有“口喚”離婚的特權。結婚后,男子如果對妻子不滿意,只要說三聲“我不要你了”,就算宣布離婚。而女方則無此權力,男子提出離婚,補償女方一定數量的錢物即可。“口喚”離婚后,女子必須馬上離開男家。雙方都有另婚之權,男方沒有時間限制,可隨后娶妻;而女子必須等待半年或數月,斷定無身孕后方能再嫁。如懷孕在身,所生孩子要歸男方,女方無權養育。 20世紀50年代后,舊在婚姻制度被廢除,不良的陋習已逐漸被拋棄。
回溯十一種新婚禮儀
為什么準新郎以鉆石訂婚戒指向心上人表示此情不渝? ——這個傳統始于十五世紀,當時奧地利大公麥西米倫以鉆戒向柏根地的瑪麗許下海誓山盟。他的親信大巨呈文:“殿下,在訂婚時,您必須送一枚嵌有鉆石的戒指。”麥西米倫納言。這個儀式從此流傳至今,已有數世紀之久。 為什么新娘要戴手套? ——在中古世紀時,準新郎提出來象征者愛的信物,以穩定心上人的心。當時許多紳士送手套給意中人表示求婚。如果對方在星期日上教堂時戴著那副手套,就表示她已答應他的求婚。 為什么鉆石訂婚戒指要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上? ——古人認為左手無名指的血管直接通往心臟。中古世紀的新郎把婚戒輪流在新娘的三只手指上,以象征圣父、圣子和圣靈三位一體,最后就把戒指套在無名指上。于是左手的無名指就作為所有英語系國家傳統戴婚戒的手指。 為什么鉆石被視為愛情的最高象征? ——熱能和壓力蘊育出顆顆結晶的鉆石。鉆石是人類目前所知硬度最高的物質。在古代,人們并沒有切割鉆石的工具和技術。鉆石因此自然成為永恒不渝的愛情的象征。而孕育鉆石的熱能就代表著熾熱的愛。 為什么新娘要戴面紗? ——最初,新娘的面紗象征著青春和純潔。早年,基督徒的新娘或戴著白色面紗,以表示清純和歡慶;或戴藍色的面紗,以示如圣女瑪麗亞的純潔。據說,當年瑪莎華盛頓的孫女妮莉華樂斯在結婚時別出心裁地披著白色的圍巾,掀起一陣風尚。這也就是今天新娘戴白面紗的習俗的由來。當年瑪莎的未婚夫見她站在真絲窗簾后,驚為天人,贊嘆不已。這給了她在婚禮時戴白紗的靈感。 為什么新娘穿白色禮服? ——自羅馬時代開始,白色象征著歡慶。在一八五零年到一九零零年間,白色也是富裕的象征。到了本世紀初,白色代表純潔的意義就遠超過其他。 為什么新娘帶著一方白手帕? ——白手帕象征好運。根據民俗的說法,農夫認為在婚禮當天,新娘的眼淚會帶來好運,使天降甘霖,滋潤作物。后來,新娘在婚禮當天流淚,預示著她會有幸福的婚姻,意味她往后不必為她的婚姻傷心落淚。 為什么在結婚典禮時,新娘總是站在新郎的左邊? ——古時候,盎格魯撒克遜的新郎常常必須挺身而出,以保護新娘子免得被別人搶走。在結婚典禮時,新郎讓新娘子站在自已的左邊,一旦情敵出現,就可以立即拔出配劍,擊退敵人。 為什么要特別訂制結婚蛋糕? ——自羅馬時代開始,蛋糕就是節慶儀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那個時代,婚禮結束時,人們會在新娘頭上折斷一條面包。制造面包的材料小麥象征生育的能力。而面包屑則代表著幸運,賓客無不爭著撿拾。依照中古時代的傳統習俗,新娘和新郎要隔著蛋糕接吻。后來,想像力豐富的烘焙師傅在蛋糕上飾以糖霜,也就成了今天的美麗可口的結婚蛋糕。 為什么有蜜月之旅? ——“蜜月”(honeymoom)一詞的由來起源自古歐洲的習俗。新婚夫婦在婚后的三十天內,或直到月缺時,每天都要喝由蜂蜜發酵制成的飲料,以增進性生活的和諧。古時候,蜂蜜是生命、健康、和生育能力的象征。“蜜月”是新婚夫婦在恢復日常生活前,單獨相處的甜蜜時光。 為什么新郎要抱著新娘跨過門檻? ——古羅馬的新娘為了表示舍不得離開娘家,必須由人拖著越過新居的門檻。此外,民間還傳說門檻上有邪靈環繞著,因此為了保護新娘,就必須把新娘抱起來,跨過去。
哈尼族的民族節日--米索扎節
布孔人一年要過“米索扎”、“卜馬兔”、“苦扎扎”等三個傳統節日。又以“米索扎”節最盛大,節期三至六天。 節日來臨,布孔人男女老少,笑逐顏開,人人換上節日盛裝。姑娘們特別引人注目,她們在藏青色的包頭布上,嵌著紅綠絲線刺繡的花紋圖案,一束鮮艷的紅線,扎在頭巾之中,伸向紅潤的臉頰。她們穿著胸前布滿銀泡的衣衫,正中綴一塊八角形銀牌,象一朵盛開的白蓮花。據說它能逢兇化吉,消災免禍!小腿上緊緊裹著藏青色的布,扎上毛線結成的紅絨花。 過“米索扎”的第一天拂曉,家家做團子(湯圓),舂粑粑,“空通、空通”的舂碓聲,響徹全寨。大家吃了團子和粑粑,就開始殺豬、殺雞、殺鴨…… 中午,當紅彤彤的太陽把金色的光彩撒滿布孔寨時,小伙子們砍來六根竹子,在寨頭的平坦場地,用四根梁栽成等邊形,用兩根竹子成形搭在上面做橫梁,正中用繩索吊下來,最下方加一個座墊,便成了“秋千”。隨后,舉行隆重的蕩“秋千”儀式。儀式的主持人叫“莫叭”,他由群眾推選。當“莫叭”的條件很高:要年紀在五十歲以上、兒孫滿堂、勤勞儉仆的老農才夠條件。如若家中有非正常死亡者或鰥寡孤獨、好逸惡勞的人都不能當選。 儀式開始,“莫叭”端著一碗糯米做的三白三黑的團子(黑的是用黑芝麻裹的),口里念著“里那施米黑衣巴”等祝詞,將黑團子丟在草地上,表示辭舊迎新;又念一番“里普述十喝色七拉的”等祝詞,盼望新年來臨。隨后,全寨火槍齊鳴,芒鼓競響,“莫叭”雙手將“秋千”繩向上推三下,男女老少,人人都要去蕩,據說蕩了“秋千”能消災除難,長命百歲,如此好處,誰肯不為?節日的最后一天,“莫叭”將開始時說的話,再念一遍,把“秋千”繩向下推三下,用刀把“秋千”繩割斷,以示勝利結束。接著,全寨的少年兒童敲鑼打鼓,從這里奔向各家去慶賀…… 晚上,草坪上燃起篝火,大家抬出桌子,擺上酒、肉、水果……老人席地而坐“阿拉楚”(扭鼓舞),于是跳的跳、唱的唱、看的看,通家達旦,徹夜不眠。
停靈暫厝的廟宇
過去老北京人都有世襲的祖塋,死了人即可埋到自家的祖塋里。但有些外鄉人到北京來作官或經商,稱之為“客居”。這些人有“公館”宅第,有一定的財產、人情交往,但不見得都要在京置辦塋地。這種門第一旦有了喪事,就要擇吉“扶柩回籍”安葬祖塋。有的由于時局、交通或其它某種原因,不能辦完喪事馬上回籍安葬的,就須找個廟宇停靈或“丘”起來(把坑內四壁砌上磚,棺木放下不沾土。上面砌一圓頂,謂之“丘”起來)。 另外,有的北京人家里有塋地,但是出了“外喪鬼”,諸如病死于醫院或暴死于路途,按舊制不宜往回家抬的,為了循例舉行喪禮,必須找個廟宇,做暫短的停放。還有的因住處不太寬綽,不能遵禮如儀的治喪,如果借飯莊子地方,那就只能設影堂辦事(舉行接三、送庫等儀式)卻不能把靈柩也抬了去;結果,還得在家里停靈,外頭辦事,不但麻煩,而且也不成體統,所以,只得到廟里去辦。 清末,據不完全統計,北京有大小不等的寺廟共八百多座。它的主要經濟來源不外乎有:一、廟產、廟地(香火地)的租子;二、施主、信眾們的布施供養;三、廟會臨時攤販的租金和香客們的香資;四、獨立經營或合資經營磨房、油鹽店、雜貨鋪、中藥店等買賣商號所得的利潤;此外,應佛事(道觀謂應法事),就是有的人家死人請和尚、道士們拜懺念經、放焰口。再就是本文提到的停靈、承辦喪事。當時,這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本來,停靈暫厝,承辦喪事,自古以來,僧廟就有這項業務。尤其從清末以來,英法聯軍、八國聯軍進攻北京起,內憂外患,戰事一起接連一起,京師近畿一直不太平。客居京師的家里死了人,一時不能落葉歸根,就必須停靈暫厝,這給各大寺院找來了好生意。因此,承辦停靈辦事的廟宇越來越多。 俗云:“僧不捉妖,道不度亡”。道士度亡是從元代才開始的,從某種意義上講,度亡是僧人的事。因此,應民間停靈暫厝、辦喪事的業務主要是一些佛教寺院,道觀次之。 起初,人們在廟里停靈、辦事是有條件的,首先要遵守寺院中最基本的清規,例如:戒殺生,廟里不得進葷,即招待來吊唁的親友不能用魚肉酒饌,只能用素席。更不允許用佛、道兩教之外的宗教儀式治喪。但后來為擴大業務范圍,增加收入,越發開明起來,逐漸向新式的殯儀館方向發展,無所禁忌。 自上海出現了萬國、上天、樂園等殯儀館后,有的廟宇受到啟發,從中吸取了部分經驗,不但應漢、滿兩族人按當時市面風俗習慣,以佛、道兩教為基本形式的喪事,而且應其它宗教形式的喪事,采取來者不拒,不問信仰、禮俗,甚至是天主教、基督教也予承應。例如:一九四七年秋天,北平故宮博物院院長沈兼士病故,他是天主教教徒,結果在嘉興寺舉行“終傅式”。 能應停靈、辦事的廟宇,一般廟里當家的管事的都在社會上交際很寬,上至王公大臣,下至紳商各界,都要有個往來和走動。因為這種業務不能用任何形式進行宣傳,只能靠朋友們給介紹。 廟里管事的(或稱了事的)與其它廟宇(同行)如各大喇嘛廟、各大道觀、尼姑庵等,都得保持經常聯系;與辦喪事有關的各行業也都得有某種互相合作的關系。他們要聯合一家至數家杠房、棚鋪、彩子局、響器鋪、家伙座鋪、冥衣鋪、各大飯莊子等。以便應了事,一呼即來。而上述這些行業也要主動靠上幾處停靈、辦事的廟宇,好有大宗買賣可做。 有的廟里管事的應了喪事后,還要被本家請出來當“總提調”,所以必須對市面傳統、通用的喪禮特別內行,能做禮儀顧問,又會籌措、調動、安排、指揮全部治喪事務。過去,大家主辦喪事,很講排場,喪禮有它固定的形式和內容,錯一點也不行。因此,管事的根據死人的身份和本家具體要求,需要搭什么樣棚,掛什么樣的彩子,糊些什么燒活,用什么響器,用什么席面,一切具體安排,心中必須有數。事無巨細,都得想到了。從總的方面,必須遵禮如儀,合乎程序,有條不紊,使本家、來賓、及廟里三滿意。這樣,管事的自會財源茂盛。   一九四九年春,各廟停靈業務均奉令停止。對所有暫厝靈柩,一律由廟里通知本家,限期起靈,否則按無主靈柩代為處理。遂后,嘉興寺、賢良寺、法源寺、陶然亭都辦起了殯儀館,承辦治喪業務(只辦事,不停靈)。 現就筆者所知,將清末民初北京應停靈、辦喪事的廟宇情況,逐一概述如下: 嘉興寺:明弘治十六年(1503年)建。座落在地安門外西黃城根五福里南口外(今改北海賓館)。二十至四十年代,方丈為方瑞、崇輝,交際極廣。該廟應佛事,禪念與帶音樂的均可,以應停靈暫厝、承辦喪事出名,是全市停靈、辦喪事最多的廟,平均每天均有三、五家辦事,經常是門前掛出幾個黑漆牌子,上用毛筆蘸大白寫著“王宅接三東院”、“李宅伴宿北院”、“趙宅開吊前院”……因此,一年到頭,棚架子不拆,門外花牌樓架子不拆,吹鼓手的大鼓鑼架不往回挑,甚至冥衣鋪到廟里就地做活。 管事的高闊亭,精明能干,專門應酬該廟停靈、辦喪事的業務,經常任總提調,指揮喪禮,無論大小事,無不圓滿。他與地安門外西黃城根信成杠房、地安門外大街帽兒胡同廣合齋冥衣鋪、護國寺前街永合齋于記冥衣鋪、鼓樓西大街郭記家伙座鋪、新街口夏記棚鋪都有交往,只要嘉興寺一有辦事的,準找他們。 嘉興寺后院有一塊“果園子”,但幾乎百分之九十用來“丘”靈柩。曾被慈禧太后立為“大阿哥”的溥□死后,就埋在這里。其中,還有數座墳是外國人的。一九四八年年底,平津戰役緊張階段,北平城內有死喪者,不能出城埋葬,無論貧富,大多數都在嘉興寺停靈或暫時“丘”在后院。   一九五○年成為殯儀館。當時辦喪事的形式正處于新舊交替之際,新舊禮儀并存,互相借用。有的仍舉行接三、送庫儀式,于是高闊亭便主張送出大門,進五福里,到后菜園子焚化紙活。多數則是家奠或公祭一下而已。   解放后,在嘉興寺殯儀館治喪的有不少名人。例如:攝政王載灃,畫家齊白石、書法家陸和九、輔仁大學校長陳垣,還有京劇名演員肖長華、梅蘭芳等。 拈花寺;座落在舊鼓樓大街北頭大石橋胡同。舊稱“千佛寺”。明萬歷九年(1563年)孝定皇太后建,清雍正十一年(1733年)奉□重修,賜名拈花寺。民初主持和尚全朗,三十年代以后退居,由量圓繼任。喜結交官府。該廟有停靈暫厝、承辦喪事的業務。北洋軍閥吳佩孚于一九四○年死后,即在此停靈,直到光復后,一九四六年十二月才葬于玉泉山北麓。
 
福建36选7中奖规则